新聞與媒體

媒體關注

《連云港日報》A1版報道《為何能“長”出這樣一批企業?——“連云港醫藥現象”調查》

2017.01.06 ? 字號

  12月30日,《連云港日報》A1版報道《為何能“長”出這樣一批企業?——“連云港醫藥現象”調查》

  

  報道鏈接:http://epaper.lyg01.net/lygrb/html/2016-12/30/content_210904.htm?div=-1 

  

  原文:

  

  過去6年,中國10個自主知識產權新藥,3個出自連云港;

  過去4年,中國醫藥創新10強,連云港恒瑞穩居首位,正大天晴、豪森分列三、四名;

  ……

  12月19日,省委書記李強在連云港調研時感嘆,都說“中國醫藥創新看江蘇,江蘇醫藥創新看連云港”,地處蘇北的連云港,怎么就能“長”出這樣一批優秀企業?

  7月至12月,我們奔走連云港、上海、南京,探尋這個被稱為“連云港醫藥現象”的成因。


  一、崛起的,為什么是醫藥企業?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連云港市有3家藥企:連云港制藥廠(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前身)、連云港中藥廠(江蘇康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和東風制藥廠(正大天晴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前身),都還是作坊式的小企業。

  這幾家藥企當年只是連云港工業方陣中的“小不點”,如今已走在了中國醫藥創新的前列。

  趕上了好時代,出了領頭人

  新事物的成長,需要適宜的大環境和內力的生發。

  連云港醫藥企業的崛起,就是在改革開放的大環境下,有了激發其內生動力的優秀領頭人,以創新打破困局,完成了跨越。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幾家藥企迎來了一批有遠大理想、勇于為民族企業拼搏的年輕人。他們,引領連云港藥企發展。

  7月22日,時任連云港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史勤勤告訴我們。

  1978年,東風制藥廠連年虧損難以為繼,南京知青陶惠啟被任命為該廠副廠長。在知青返城的大潮中,他選擇留下來做藥??吹疆數厝烁尾《喟l,陶惠啟決意改傳統大輸液生產為主攻肝藥,并向高校、科研單位尋求合作。

  1987年,28歲的蕭偉被任命為連云港中藥廠廠長。當時,該廠作坊式生產丸、散、膏、丹,生產靠貸款,產品求人賣。接手后,他啟動科技研發工程,開發創新中藥產品。

  1990年,連云港制藥廠瀕臨倒閉。當了幾年副廠長、年僅32歲的孫飄揚出任廠長。他以開發新藥為突破口,在產品結構上做文章。用幾年時間,他跑遍了全國有關科研單位,進行市場調研,組織新品開發。

  這幾位藥企當家人不約而同地“冒險”求變。陶惠啟拍板20萬元購買了豬苓多糖注射液專利;孫飄揚120萬元收購了中國醫科院藥研所開發的抗癌新藥異環磷酰胺專利;蕭偉揣著職工集資和“求來”的銀行貸款啟動了桂枝茯苓膠囊研發。

  事實證明,他們以敏銳的“嗅覺”和過人的膽識,把握住了醫藥產業發展的“機會窗”,打開了企業走向崛起的通道。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連云港藥企開始冒尖。東風制藥廠的豬苓多糖、連云港制藥廠的異環磷酰胺、連云港中藥廠的桂枝茯苓陸續上市,連云港藥企在競合發展中登上了中國醫藥創新舞臺。

  “推”出了動力,“放”出了活力

  藥企的崛起,“土壤”的力量不可或缺。

  幾乎所有的受訪者都稱:關鍵時期,連云港當地的推動和“放任”功不可沒。

  上世紀八十年代,連云港市政府果斷地將不到30歲的孫飄揚和蕭偉推到了連云港制藥廠和連云港中藥廠管理崗位,為連云港藥企布局了優秀領軍人。

  1995年,江蘇豪森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建,連云港醫藥從“三足鼎立”進入四強爭先時代;1997年,天晴制藥廠和正大集團合資,變身中外合資企業——正大天晴;2000年、2002年,恒瑞、康緣先后上市。

  史勤勤說,2000年前后,連云港市力推醫藥企業改制。企業改制恰如“嫁女兒”,明晰產權是方向對了;把企業“放”給有能力的企業家,是人選對了。這也成就了連云港醫藥板塊的基本格局。

  “政府為企業營造了相對寬松的發展環境,但企業需要服務時卻從未缺位,為企業成長提供了良好的土壤?!焙郎偛脜螑垆h說。

  這種關鍵時期的推動和平時看似“散養”的“放任”,給了企業舒適成長的空間。

  二、醫藥創新,為何要看連云港?

  單品年銷售過10億元的藥物,連云港擁有江蘇13個中的9個;

  國內171個獲批上市的首仿藥物中,連云港的占40多個;

  ……

  連云港醫藥,如何取得了這般驕人的業績?

  寂寞+容錯=創新

  醫藥界有個“雙十原則”:研發一個一類新藥,大約要花費10年時間,投入10億美元,才有可能成功。

  連云港藥企在醫藥創新上下了“血本”——每年將8%以上的銷售收入用于研發。

  恒瑞研發全球首個治療晚期胃癌的小分子靶向藥阿帕替尼、豪森研發抗感染藥嗎啉硝唑注射液均歷時十多年;

  正大天晴研發腫瘤新藥達沙替尼也超過了十年;

  ……

  相比漫長的研發寂寞期,大量時間和金錢投入后的失敗更顯殘酷。

  “2008年至2011年,我們做一個消化道系列創新藥,艱苦攻堅了3年,但因為吸收方面的原因,進入一期臨床時叫停了?!眳螑垆h感嘆,新藥研發,失敗比成功多得多。

  “研發就是冒險的過程,要寬容失敗。當時研發天晴甘美,同一批十幾個藥,除了甘美,其他的都失敗了?!碧栈輪⒄f,每次失敗后,總結出失敗的點在哪里,也是收獲。

  創新絕非一蹴而就。因為科研和市場都充滿了不確定性,漫長的寂寞期是研發者的“標配”。而企業管理者、決策者注定要承受更多:容錯和擔當。

  多位藥企管理者均感慨,沒有決策者和機制的容錯,科研人員熬不過漫長的寂寞期,更談不上出創新成果。

  建“制”去“人”,培育持續創新力

  “初創期,要有人出來領路、擔當,企業步入正軌后,必須建立科學機制才能持續、健康發展?!碧栈輪⒄f。

  連云港藥企將創新作為企業發展的主引擎,厚植創新沃土,將發展理念創新與人才、營銷激勵機制創新融合并進,構筑“大創新”體系,聚合力量,推進創新。

  多年穩居中國藥企創新榜首,恒瑞已成為中國醫藥行業標桿企業。它正在“對標”國際一流,完善創新機制。

  “研發新藥是風險極高的事。我們一直在探索建立避免失敗的科學機制,變容錯為提高決策科學性,比如項目協調會?!焙闳鸪崭笨偨浝硎Y素梅說。

  “昨天,就在這個會議室,孫總(孫飄揚)、張總(恒瑞副總經理、全球研發總裁張連山)、陶總(恒瑞副總經理陶維康)和我們一起討論一批在研藥是走向臨床還是中止?!?1月25日,上海浦東江蘇大廈恒瑞會議室里,恒瑞醫藥臨床前開發部部長楊昌永博士告訴我們,討論的是項目,參考的是國內外最新的前沿動向。

  正大天晴、豪森等企業探索了新藥研發的“五維模式”。不斷提升企業研發能力,同時尋求與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同行等協作,實現“政、企、學、研、同”研發資源的“五維”整合,讓創新機制化、體系化。

  “正因為企業各項機制相對健全,陶總(陶惠啟)和孫總(正大天晴接任陶惠啟的孫鍵)突然生病,公司發展戰略推進才沒有受大的影響?!闭筇烨缈偛猛跎拼赫f。

  康緣2011年面向全國招聘黨委副書記,韓英明從河南來到了連云港。有感于連云港藥企的創新氛圍,他在康緣推行黨、團基層干部競聘上崗,在496名黨員中推行“微創新”征集,將研發人員創新引向全員創新。

  在建立科學研發機制的同時,連云港幾大藥企都建立并完善了各自的企業文化運行等機制。而這為連云港藥企的創新蓄積了更多的力量。

  三、連云港藥企,憑什么走向國際?

  2011年底,豪森生產的注射用抗癌藥物澤菲通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認證,獲準在美國上市銷售;

  2015年9月,恒瑞以7.95億美元的價格,將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用于腫瘤免疫治療的PD-1單克隆抗體項目許可給美國公司,成為中國首家對外轉讓創新生物藥專利的企業;

  2015年,正大天晴與美國強生制藥簽署獨家許可協議,將一款治療肝炎的創新藥專利在中國大陸之外的國際開發權許可給對方;

  2016年,康緣桂枝茯苓膠囊在美國完成二期臨床試驗;

  ……

  連云港藥企,正在加速走向國際的征程。

  心動,決定行動

  “你曾是禮來制藥首席科學家,后在一家新藥研發公司擔任高級化學總監,為什么會在2010年加盟恒瑞?”

  “我和董事長(孫飄揚)是大學同學,做中國人的好藥是我們共同的夢想?!?/p>

  張連山對我們坦言,他回國就是要和孫飄揚一同圓夢。

  “恒瑞已走過從大學引進科研成果的第一步、上市并將研發中心布局到上海等大城市吸納人才的第二步,目前是第三步:與世界頂尖公司比肩并行?!?/p>

  張連山說,孫飄揚讓他認同的還有:幾年前,孫飄揚和連云港市領導到農村調研,發現農村因病致貧率很高,且病種多為腫瘤、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為此,他完善了恒瑞藥物研發體系。

  陶惠啟也坦承:因為當地農村肝病高發,所以當初他才力主東風制藥廠攻堅肝藥。

  蕭偉的夢想則是讓中藥走向世界。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康緣以桂枝茯苓膠囊有效性量化為突破口,讓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逐步認可中藥藥效。

  他們的心動及行動,推動了連云港醫藥研發和國際化。

  大視野對接大市場

  2000年,孫飄揚用從資本市場募集的資金,在上海閔行建立了恒瑞上海研發基地。正大天晴、豪森、康緣也在同期進軍南京、上海,成立研發機構,集聚創新人才和資源。

  豪森董事長鐘慧娟說,這樣的探索,是連云港藥企在尋找“對標”世界的窗口。

  立足大城市,連云港藥企誠召海內外頂尖人才加盟。恒瑞1800多人、正大天晴1000多人、豪森800多人、康緣400多人,如今的連云港藥企研發團隊陣容可謂強大,博士、碩士近七成。除上海、南京、成都、連云港外,他們還在美國、歐洲、日本設立了研發中心。

  新鮮血液讓連云港藥企視野國際化,也讓它們的內部機制真正“對標”世界。

  2015年底,恒瑞參照國際制藥企業模式,將臨床研發從公司研發部門獨立出來,成立了專門的中央醫學系統。曾經在國內知名醫院擔任總住院醫師的房澍名出任中央醫學系統總監。她稱,這樣的系統,為新藥的研發、完善和上市提供了數據和現實案例支撐,能推動新藥更精準地服務患者。

  大視野,也加快了連云港藥企的新藥研發與世界同步。2015年底,正大天晴啟動參與美國罕見病新藥安羅替尼研發。恒瑞目前在研新藥十多個,3個在海外臨床試驗。

  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說,連云港藥企人身上有一種不服輸的精神。這種精神已經使他們不再僅僅滿足于國內創新領先,還要到更廣闊的世界市場去闖。


    熱門新聞

    熟女无套高潮内谢吼叫,波多野结系列18部无码观看AV,欧美同性GV片在线观看,小说区 / 另类小说